【吼瓦】鬼知道什么玩意,少量肉,并没有达到想要的效果=_=一点都不可口肾点

瓦里安.乌瑞恩从噩梦中惊醒,已经连续一个月了,他几乎每天都会梦到那个场景。纳格兰的元素王座,那片草原上,只有血吼孤零零的陪伴他的前主人。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已经死了。
当消息传来的时候联盟的国王就在纳格兰的营地。他当时在干什么?也许就在盘算着怎么除掉加尔鲁什。瓦里安跳下床,冷汗浸湿了衬衣的后背而且他已经睡意全无。已经接近午夜,他显然没睡多少个小时,并且今晚都不太可能睡得着了。即便是在梦里,他也拒绝面对那块突兀的,令人忧伤的岩石。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就在里面,但是他再也见不到了。
一个乌瑞恩是没有权利伤感的,钢铁部落的军队依然威胁着艾泽拉斯。身为联盟的国王他有更多事情需要做,他要领导他的人民,拯救艾泽拉斯的未来。不如去把明天份的文件处理掉,也许那些琐碎的东西能够让他忘掉这一切。然而疼痛般的感觉还是不可避免的从胸口扩散开来,他撑着桌面,那种疼痛几乎要让他窒息了。
墙角的落地钟敲了十二下,午夜终于来临了。即使瓦里安几乎感知不到魔法元素的存在,他也能感觉到空气因为一种未知的强大力量而产生了扭曲。有什么新的东西诞生了,他敏锐地想,虽然这完全不符合一个战士的(普遍来讲极为迟钝的)直觉。
真冷啊……他拽过搭在床边的斗篷把自己裹紧,走到床边想把窗户关上。一个黑影突然跳了上来,敏捷而准确的扑进了他的窗口。 刺客?他迅速后退了一步,反手关上了窗户。这个刺客显然还是不够敏捷,他被窗户直接拍到了脸上,随后就是一连串兽人语的粗话,重物落地的声音和疼痛的抱怨。
那些愚蠢的钢铁部落想要暗杀我显然得换个耐心点的刺客,这个简直不入流。他轻蔑地想,推开了窗户,地上一大团黑影正骂骂咧咧的爬起来—— 然后联盟的国王就呆呆的站在了大开的窗口,任凭冷风灌进他的衣领,把房间里的温度完全带走。已经死去的加尔鲁什.地狱咆哮,此时正站在他的窗户下面,相当轻快的重新爬了上来。他利落的翻身坐在窗台上,几乎塞满了整个窗框。没有肩甲,没有重金属腰带,也没有那把传奇的血吼,但是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就是加尔鲁什.地狱咆哮。
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呆呆的打量着地狱咆哮。他比上次在奥格瑞玛见到时明显瘦了不少,身上新添了好几道相当狰狞的伤疤。但是原本应该死去的家伙就这么活生生出现在了他的窗台上,偏着头打量着他。 最后还是兽人先开了口,低沉的声线一如既往:“你的警觉性太差了,愚蠢的联盟狗。如果我现在想杀你,你就已经死了。你的脑子难道还不如你的屁股来得有用一些……”
立刻的,那些哀伤的情绪,想说的话,发自内心的疑问立刻就被国王丢到了不知道哪个时空的燃烧远征。他抬起头,恶狠狠的瞪着那个该死的棕皮兽人。对方还在说一些不知所云的话,但是主题大致还是离不开他的屁股……操!
“你来干什么?”他不友好的问,而兽人用看暗月马戏团跳舞熊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仿佛他们是第一次认识。 “当然是做。”他说,语气里满满的都是理所当然,这让瓦里安立刻产生了把赛拉迈尼插进他脑袋的欲望,“还是你的屁股比较棒,那些投怀送抱的三十年前的女兽人太无趣了。”他看着瓦里安的眼睛补充了一句,“这可是句赞美。”
“你不是死了吗!”人类国王没好气的回答,虽然那语气有点像:“你不是一个小时前才做过!”加尔鲁什继续用不认识的眼神看着他,这让他感到非常不自在。 “但是WOD开了。”兽人说,这让他们陷入了长久的沉默。瓦里安产生了奇怪的不真实感,德拉诺之王这个资料片应该死是另一个次元的东西,他不该出现在……
“是的,我死了,所以来做吧,从测试服到现在我都挺尸好几个月了。”兽人没好气的说,伸手扳过他的肩膀吻了上来。那些陌生的名词让瓦里安陷入了一种仿佛时空错乱的恍惚。WOD?资料片?测试服?这儿是三十年前的纳格兰,而他们是……? 兽人有点粗糙的舌头煽情的在他锁骨上舔来舔去,尘封的记忆慢慢涌入脑海。这儿是艾泽拉斯,6.0资料片,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一种名为脚男的,原本不应该不属于这里的生物像蚂蚁般涌入这个位面,而他们,则是发任务的NPC…… 所以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的确已经死了,并且他也一直活着。
当他的手掌真正摸到加尔鲁什赤裸的身体的时候还是觉得不可思议。现实被改变了,或者说,这个世界的规则被改变了。兽人的手掌已经抚摸到了大腿内侧,不急不缓的轻轻摩挲着。窗户依旧开着,不过这时候没人去在乎了。兽人的体温很高,他凑过去,让自己的身体与对方贴紧。加尔鲁什的手掌从大腿滑到了臀部,那根手指挑逗般从股缝滑过去,轻轻磨蹭着那里的皮肤,带着润滑粘腻的触感。
“你今天怎么那么主动,嗯?”兽人的手指完全不急着捅进去,手指作乱的同时他用整个手掌揉捏着国王的臀部——富有弹性,肌肉结实。瓦里安瞪着他的眼睛,这时候他跨坐在兽人的大腿上,润滑液沾湿了兽人的腿,蹭得到处都是。
你本来应该死了,这不该发生。他没把这句话说出口,而是俯下身子含住了加尔鲁什的乳头。他不知道为什么兽人都喜欢在自己身上穿环打洞,但是,联盟的国王不得不承认,他很喜欢……他绝对不会承认的,加尔鲁什的 ,健康的浅褐色的,穿着小小乳环的,东西,非常,诱人。
瓦里安已经相当熟练的含住了兽人胸口的凸起,轻轻舔弄起来,他的牙齿咬住兽人的乳环轻轻拉扯,冰凉的金属被唾液沾湿,在昏暗的光线下反射出浅橙色的光泽。兽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向后靠在床板上,手指滑动着探入了人类的后穴。他就这么一只手扶着人类的腰,一只手探进后面做着扩张。瓦里安吮吸的水声很快夹杂着轻微的喘息,他的手臂搂住加尔鲁什的肩膀抬头咬住了兽人耳朵上的金属环。兽人的东西进入了他,而经过那么多次后他也慢慢适应了兽人的尺寸。他配合着沉下腰,让兽人完全进入自己。前列腺被碾过时的快感让他毫不抑制的呻吟出声,又被加尔鲁什热切地亲吻堵了回去。
久别之后的每一次做爱都相当的不克制。瓦里安躺在床上,他有些累了,大脑因为过度射精而有些昏昏沉沉的。兽人就躺在他身边,手臂压在他的脖子下面,他也粗重的喘息着。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后半夜,看来今晚他可以睡个好觉。
玩家们已经涌入了德拉诺,他在迷迷糊糊的时候扯过毯子盖住自己和加尔鲁什。空气沉重起来,也不知道是自己过度疲倦还是人太多所以服务器开始卡了。
管他呢。他翻身靠近兽人。这个版本才刚刚开始,他们有的是时间。

评论
热度(21)
  1. 米瑟里奥斯,铜须的遗产路易阿姨嘿咻嘿咻 转载了此文字
 
© 路易阿姨嘿咻嘿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