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瓦】【脑洞】【生子】2014-10-30

只是想玩弄国王的rt而已,但似乎不太可口

胸口莫名的发胀,就像里面的东西随时会溢出来却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那种令人尴尬的感觉实在令人讨厌。乳头一定肿起来了,敏感的摩擦着不算粗糙的衣料。瓦里安斜靠在床上看书——天知道他一个字都没看进去。他不能让那个兽人看出他的尴尬——尽管这家伙毫无疑问就是这件事的罪魁祸首。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的心情绝对是前所未有的好,甚至好到他已经不自觉在哼着(粗哑难听的)歌逗弄他们刚出生不久的儿子。瓦里安向着他的背影轻蔑的哼了一声,胸部实在难受,从表面看不出什么异常,但他知道自己的身体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他不是不知道最好的解决办法:告诉那个兽人把自家的儿子抱过来。事实上,没有人想到他的身体会发生这种变化。他躺在床上重新难受的扭了扭身子,加尔鲁什似乎意识到了他这边的问题,丢下只有他巴掌大的小家伙靠近床头。
看着那家伙一脸关切的挤过来他还是往床里挪了挪,书早被不耐烦的丢到一边。兽人观察着他的神色,看上去没什么异常——虽然总觉着透着古怪。他扶着人类换了个姿势,身上的睡袍绷紧了,有小粒的形状被布料悄悄的勾勒出来。
就算隔着一层布他也几乎能感觉到兽人热切的目光,只能不自然的把头偏过去。加尔鲁什盯着那两颗小小的突起看了一秒钟,突然伸手放在他的左胸口用力揉了几下。那种酸胀的感觉几乎立刻就得到了缓解,但是更加奇怪的感觉顺着兽人的动作冒了出来。睡袍胸襟处莫名其妙的湿了一小块,深色的水渍以一个不可思议的方式慢慢在睡袍上溢开。
那一瞬间瓦里安很希望他的塞拉迈尼就在手边,而不是被他的牧师没收。
那个该死的棕皮这时候表情异常精彩,从诧异到不可置信到一脸惊喜到最后充满色情意味的笑,这让联盟的至高王产生了砍死这个混蛋的冲动——然后刚出生的孩子就没了自己的其中一个父亲(听起来似乎也挺不错)。一向动作快于大脑回路转速的兽人倒是没闲着,他三下两下无比熟练的扯开了国王的睡袍,浅褐色饱满宽阔的胸膛上两粒小小的乳头在光下透出异样的粉红,左边甚至还反射出了淡淡的亮光。他也没多想,俯下身子像他们平常干的那样小心翼翼先含住左边那颗,用牙齿轻轻咬了几下,再舔了舔,将它用舌头裹住。相当甜美的味道在口腔里炸开,他忍不住整个含住它用力吸了一下。
果然。他眯起眼睛看着人类,对方没什么反应但脸色已经微微泛红,大概是爽到了。“我听说很多女人在生孩子的时候身体都会发生一些变化,但是你该不会……”他顿了顿,像是花了一段时间欣赏人类瞬间变化的脸色,“……你该不会涨奶了吧。”
很好,等他能站起来的时候,就是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的死期。
“所以这里现在很胀?”棕皮又重新戳了戳他湿漉漉的,几乎肿起来的乳头,看不出和过去有什么变化,但是显然相当敏感,“你知道,早点告诉我的话,我很乐意帮你解决……"
一个漂亮的直拳直接揍在了他的脸上,比不上平时的力道但也相当疼。换做平时这大概是一场决斗的开始,但是这次兽人只是好脾气的把他的手塞回被子,把已经准备从床上跳下来的人类按回去躺好。
“这没什么,”兽人安慰道(如果这语气也称得上安慰而不是幸灾乐祸的话),“没什么好害羞的,很正常。”
正常的话你也给我怀一个看看啊!
瓦里安已经气的不想说话,直到兽人锲而不舍的再次把头蹭到了他胸口。“你肯定不会想亲自喂孩子的,对吧。”他非常无所谓的说,“别浪费。”他重新含住左边的小颗东西吮吸起来。
平时要被折腾很久才会有反应的乳头几乎是立刻给了回应,奇异的酥酥麻麻的感觉顺着乳尖扩散开来,随着兽人的爱抚越发肿胀的发亮。他下身几乎也有点抬头了。除了渐渐消失的酸胀感,还有另一种似乎相当陌生的感觉从下腹窜起来,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是的,满足感,类似于刚射完之后的轻松和大脑空白。瓦里安用力向后靠过去,把头抵在床板上。呼吸不可避免的粗重起来。他干脆抱住兽人的头小声呻吟出声,这更是鼓舞了棕皮,他突然用力咬了一下,尖尖的牙齿戳在柔软的乳尖,带来异常强烈的刺激。
“停……停下……”瓦里安喘息着,整个人陷进柔软的枕头,而手上却下意识的把兽人的头抱的更紧了。左边的胀痛感几乎消失了,所以右边也感觉就更加明显。加尔鲁什这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人类已经彻底肿的发红的乳头,换到了另一边。玩弄的空隙他还瞥到了人类下体将被子顶起的小小弧度——鉴于这家伙在同类中也是比较杰出的尺寸,薄被的凸起相当明显。他啧了一声,一边把手伸进被子,握住人类的东西(天哪你在干什么——唔……)熟练地爱抚起来。他刻意放轻了动作,然而这种前所未有的温和却带来了更强烈的刺激。很快瓦里安就觉得下体在兽人手心里完全硬了。
等他意犹未尽的放开人类国王,相当色情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和獠牙,瓦里安已经彻底瘫在枕头里不能动了。强烈的高潮带来了一阵轻微的痉挛,整个人像是飘了起来完全感受不到身下的床垫。本来就恢复的不算好的身体在射完一次后几乎彻底没了力气,他只能躺在那儿任兽人熟练的擦掉手上的精液,熟练的给他盖好被子。那家伙的下身明显绷起了帐篷——当然,自己用手解决。
就在这当口摇篮摇篮里的小家伙哭了起来,兽人的身体几乎是猛地绷紧了,那速度简直堪比突然看到一千个地狱火同时从天上掉下来砸在格罗马什要塞门口。与此同时之前不知道到哪里去的联盟牧师冲了进来:是的,棕皮完全不会哄孩子。顺带一提国王也不会。
然后两人就眼睁睁看着牧师把孩子哄好,塞回摇篮,眼睁睁看着他呼吸了房间里的空气。淡淡的精液味的确掩盖了奶香,但这更让兽人和国王同时手足无措起来。加尔鲁什像个盗贼一样敏捷的把自己挪到了床帐后面,似乎那几块布就能掩饰住他的大块头似的。瓦里安努力翻了个身让自己的视线陷进枕头里,假装他已经睡着很久了。


评论(4)
热度(7)
 
© 路易阿姨嘿咻嘿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