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瓦】【脑洞】14-09-29

驴驴的罗马au背景~~~

“父亲,父亲,您醒着吗?”
罗马的皇帝从睡梦中惊醒,门外安静了片刻,随后再次传来礼貌的敲门声。他瞪着头顶的帐幔上精细的刺绣看了片刻,并生出了鲜有的手足无措的感觉。
身体还带着轻微的酸痛,后面某个难以启齿的部位更是不断传来强烈的不适感,并随着他的动作开始有东西慢慢流出来,令他他下意识的夹紧臀部。不用想他也知道那种东西是什么,床上的被褥枕头依旧一片凌乱,大床的另一半空着,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的味道还残留在上面,而蛮族却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至于他现在的状态,自然是没法见自己儿子的。从腰间一直蔓延向上,视力所及满满的都是青紫的吻痕和咬痕,胯间的东西半硬着,头发乱七八糟的垂在肩膀上,几缕头发被凝固的东西绞在了一起——该死的,我一定要杀了那个兽人!
敲门声停止了,而这位罗马的狼神,君士坦丁堡的主人却畏缩起来,他盯着那扇该死的门看了片刻,最终一把拉过被子蒙到了头上。
不过门外依旧一片寂静,年轻的王子似乎还不死心,听上去他一直呆在那里。门外的确响起了脚步声,不过那脚步是由远及近,很快蛮族不那么好听的通用语就在门外响了起来。
安度因仰头看着这位罗马的英雄,父亲和他似乎私交甚好,而自己和他并不熟悉。他也许也是来找父亲的?似乎父亲不在,那么,自己有义务提醒他……
“皇帝在斗兽场西侧的宫殿。”瓦里安听见兽人无所谓的扯着弥天大谎,而安度因似乎真的相信了,他居然还向兽人道了谢。不久之后安度因轻快的脚步声就远离了自己的房间门口。l
“你该去应付一下元老院的那些老顽固,我对他们无话可说。”蛮族推门进来,皇帝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就从床上站了起来。他用欣赏的目光看着罗马的皇帝——他的身体可比那些摆在皇宫里的雕塑漂亮多了。他特别盯着皇帝的大腿内侧,昨晚自己射进去的东西缓缓流下来,光是看着就让人心情无比愉快。

评论(1)
热度(9)
  1. 米瑟里奥斯,铜须的遗产路易阿姨嘿咻嘿咻 转载了此文字
 
© 路易阿姨嘿咻嘿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