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瓦】美女与野兽

在很久很久以前,艾泽拉斯东部的海岸边,暴风城未来的国王瓦里安乌瑞恩出生在这座城市最宏伟的要塞里。他是这王国的希望。

小王子瓦里安长到三岁的时候,离暴风城较为遥远的纳格兰,一个叫加尔各答的小村落,本故事的小公主……呃,大酋长?!我,我是说……男主角,出生了。

他们有着截然不同的出身,但命运却在未来的某一天交集在了一起。王子的人生并不是那么一帆风顺,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风暴要塞的门被一个又老又丑的婆婆敲开了,她想用一枝玫瑰换取在城堡过一夜的机会。

王子非常热情的接待了她,把她带到火炉边,给她准备了温热的甜酒和刚烤好的面包。老婆婆捋了捋自己灰白的头发:“小王子,你知道,看人不可以只看外表。”

“那是当然的,婆婆。”瓦里安王子笑着回答,他的随和让老婆婆感到非常不悦——因为这个王子是那么的善良,她没法找借口把他变成一头野兽。

丑陋的老婆婆,其实是黑龙公主奥妮克西娅,愤怒的将手里的剧本捏成了一团。她参与过太多童话故事,而所有的人,似乎都不准备参照剧本演下去。

炉火前佝偻的身躯突然燃烧起来,化作一个十分美丽的黑发女人,而她身后似乎还有一头巨大的黑龙。王子诧异的后退了两步,他拔出了自己的佩剑。黑龙轻蔑的看了他一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这是对你不按照剧本演戏的惩罚——"轰隆轰隆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城堡,伴随着巨龙的吐息和咒语,王子的佩剑掉落在地上,他绝望地发现自己的手指变成了野兽的爪子,身体的形状也在不断的发生变化——他竟然变成了一头巨大的狼。

黑龙留下了玫瑰,曾经的王子,今天的暴风城国王获得了他不看剧本的惩罚。在玫瑰的最后一片花瓣凋谢之前,他必须找到自己的恋人,他的公主,并在城堡里永远幸福美满的生活下去,或者,他将迎接死亡。只有这样,他才能挽回因为被带偏而差点直接结束的剧本。荆棘生长出来,环绕着整个暴风要塞,国王没法踏出这城池一步,他这样子根本不能被人民看见。在艾尔文森林郁郁葱葱的环绕下,野兽绝望而暴躁的等待着他的挚爱将他从这诅咒中解救出来。

这个世界的另一边,从小就父母双亡的玛格汉兽人加尔鲁什渐渐长大了,他长成了村子里最美丽的——恩,最强壮的战士。当他听说东部王国的古老城堡里时常传出野兽的咆哮,就决定去那里看看。他追求最强大的战斗,同时也追寻着英雄父母的足迹。

他的道路铺满了荆棘,但他凭借自己的勇敢和智慧(?)闯进了那个城堡。城堡里满是野兽撕咬的痕迹,他握紧了血吼,小心翼翼的搜索着。

最终他在城堡最顶端的房间里发现了那头巨大的狼。兽人自古和狼是亲密的伙伴和战友,所以加尔鲁什并不感到畏惧。这头狼非常的优雅和强壮,如果能够驯服的话,他大概可以成为自己的坐骑。

此时狼的心情是十分复杂的。一方面来讲,他已经太多年没有见过城堡以外的人,所以理应感到激动——据说,第一个走进他城堡的人很有可能会成为他毕生的挚爱。

但是这次进来的是个什么玩意?!

狼后退着,而兽人一步步向他逼近,狼低声咆哮着,竖起狼毛露出尖牙警告兽人,而兽人只是越走越近。加尔鲁什向狼伸出一只手,他回想着父辈们驯服野兽的方法,努力摆出谦虚和尊敬的姿态:“你……愿意让我骑你吗。”

狼一爪子拍在兽人脸上,夺门而出。

兽人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在城堡住了下来,似乎铁了心要骑上这匹狼。瓦里安绝望地发现,无论躲到城堡的哪个角落,兽人都有办法发现他。

魔法玫瑰已经开到极致,美丽的绽放之后就是枯萎和凋零。国王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时间了,他不能就这么和兽人耗在一起。但是兽人又实在太麻烦,终于,在另一个堆着厚厚积雪的夜晚,他和兽人展开了一场决斗。

“对于我们那里的风俗来说,只要战胜了狼,就可以让他成为自己的坐骑。”兽人举着他巨大的战斧,在狼攻击的间隙发出攻击,这头野兽非常的强,这激发了他的征服欲望。“等我战胜了你,我要叫你拉格什。”

好土的名字!狼愤怒的跳跃,攻击,闪避。他发现自己开始和兽人纠缠不清了,但是战斗的欲望始终燃烧在这位曾经的暴风城最强战士的心底,他想战胜这个兽人,然后和他认认真真讲清楚自己的处境和身世,并让他滚蛋。

但是时间还是不愿意给暴风城国王任何机会,花朵已经开始枯萎了,瓦里安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随着花瓣的凋零一点点衰弱下去,和兽人的战斗也越发吃力。终于有一天他倒在了和兽人战斗的雪地里。身体在发生变化,重新变回人类——因为死期将至。他知道花瓣几乎快掉光了,而他却没有时间去寻找自己毕生的挚爱。

难道只有一死吗。他躺着雪堆里绝望的看着天空,那片曾经碧蓝的天空泛着死一样的铅灰色。他多么舍不得这个美丽的城市,艾尔文森林的绿荫,暴风城白色的城墙和自己的子民,还有那个兽人,他们的战斗还没有结束。

冻的麻木的脸颊被一双粗糙的手掌捧起,他现在躺在兽人的膝盖上,身上盖着兽人的斗篷。加尔鲁什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他盯着怀里的男人,他的脸和现在的天空一样苍白发灰,几乎奄奄一息。他的眼睛和那头狼一样,曾经闪烁着对战斗的渴望,而如今却将要熄灭。他不得不承认长时间的战斗让他对这匹狼产生了特殊的感情,而甚至想过,如果他也是一个战士,那一定……

暴风城国王自嘲的躺在雪地里,身后兽人的体温大概是他此生所感受过的最后一件温暖的东西——都这个时候了,他居然还在想着和兽人的战斗,真是可笑。意识逐渐逃脱他的掌控,朦胧间,他半闭着眼睛,第一次向兽人开口:吻我,加尔鲁什,现在。

……………………………

他没想到自己还能够醒来,脑后是温暖蓬松的触感,身上盖着柔软的织物。他躺在风暴要塞自己的床上,睁开眼就能看到艾尔文森林的一片绿色包裹着他的城市。他重新变回了人类,那朵魔法玫瑰就在他的床头盛开着,并将永远妖艳下去。

这么说他找到了……瓦里安抬起身子,果然兽人就坐在他的床边定定的看着他。

莫非我这辈子就要和这货……他暗暗的吐槽,同时被兽人一把拽了过去,压在床头亲吻。他叹了口气,伸出手臂环住兽人的脖子,他们在床上滚成了一团。

从此国王和公主……我是说,国王和男主角就在城堡里幸福的生活了下去。


评论(1)
热度(12)
  1. 谋杀小径路易阿姨嘿咻嘿咻 转载了此文字
    不按剧本演hhhhhhhh
 
© 路易阿姨嘿咻嘿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