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瓦-狼耳Play

被一个驴的段子诱发的脑洞,可能会有后续,这要看钢铁部落查水表的厉害程度【不
与其说是吼瓦肉不如说是单纯的想看狼身附身的国王和少侠的互动,并且因为懒得写没让少侠插进去我应该不会被剁成排骨咦有快递?
驴你倒是继续写啊!

-----------------------------------------

显然,在这种情况下,这个动作是非常不明智的。但加尔鲁什还是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去,揉了揉人类头顶那对灰色的,毛茸茸的耳朵。
就和自己的战狼一样,略微有些粗硬的毛发刷过手掌,被掌心压在头顶。他像安抚座狼一样,用指腹摩挲着狼耳上毛发相对稀疏的部分,并用指尖在耳朵根部轻轻的挠了挠。那个人类国王完全愣住了,他呆呆的僵了半天,才猛然想起什么似的,对着那张可恶的脸一拳挥了过去。
果然,非常喜欢。
加尔鲁什努力不让自己笑出来。对面的人显然已经恼羞成怒,他的动作狂乱而不成章法,所以很快被加尔鲁什压在了床上。他用力晃了晃头,像抖掉毛发里的水珠一样甩开兽人重新伸过来的手,远远的挪到了床的另一边。因为身上有伤,他的活动范围收到了限制,但兽人注意到他的耳朵和尾巴都警戒的竖了起来。
对待受惊的狼要有耐心,这样才能让他逐步信任你,甚至让你摸摸他,骑上去——这是兽人部落里流传下来的知识。兽人大酋长耐心的退到床的另一侧坐下,抱起双臂与人类对视着。他看着那个人类,无论如何还是想笑。人类国王这幅样子简直有点前所未见的可爱。
终于,尾巴放松的垂了下来,一扫一扫显得有些心不在焉。高高竖起的耳朵也慢慢放松下来,不时的抽动一下像是在表达不满情绪。加尔鲁什这才重新把手伸了过去——尾巴上的毛重新炸开,这次他没有理会人类威胁的动作和眼神,而是直接伸出手扶住了人类的后颈,把他拉到自己身前。
“别动。”他用哄劝的语气说,就像在安抚一只炸毛的小狼崽,同时重新揉起了人类头顶尖尖的灰黑色耳朵。瓦里安的身体本能的僵住了,之后竟然慢慢放松下来,他贴在兽人身上,任凭加尔鲁什玩弄着他的耳朵。
战狼并不会真正抗拒相熟的人。考虑到他和瓦里安曾经发生过的关系和现在的状况,他认为人类国王不会真的冲上来咬他一口或者给他一爪子。果然,人类紧张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他半闭上眼睛靠着兽人胸口,任凭对方抚摸它的耳朵和脖子。
但当细小的表达舒适的呻吟从人类喉咙里溢出的时候他们还是都吓了一跳。加尔鲁什的表情是嘲弄和惊喜,人类国王彻底红了脸,任谁都能听出刚才那声呻吟里快要溢出来的满足感。他尴尬而恼怒的从兽人身边挣脱开来,却被兽人一把拖了回去。
“你想在这种情况下绑架联盟的国王?”他高傲地说,同时坐直了身体,努力摆出端庄的姿态——如果不是因为被揉的有些散乱的头发和带着潮红的脸,他简直就要成功了。是的,在联盟和部落好不容易达成共识,先对抗燃烧军团时候,绑架联盟的国王不亚于宣战和自寻死路。
加尔鲁什嗤笑了一声,他的手重新伸向人类头顶的那一对耳朵,被瓦里安躲开:“难道你想顶着这对耳朵拖着尾巴指挥你的军队?”
主帅在战场上突然昏倒显然对军心会有很大影响,加尔鲁什封锁了消息,把瓦里安拖回了自己的帐篷——随后眼睁睁看着他长出了狼耳朵和尾巴。他不知道那个消息对于联盟军队会是更大的打击。部落不需要拖后腿。
人类像是很沮丧似的垂下了耳朵,平时不太容易看出来的情绪此时清清楚楚被表现出来,让加尔鲁什感到心情大好。他干脆拖过人类吻了起来。
在被狠狠揍脸并丢出帐篷前他捉到了人类新长出来的尾巴,并用手掌顺了顺,这让瓦里安全身都抖动起来。他难耐的别过头,显然尾巴和耳朵现在都非常敏感。加尔鲁什一边暗自笑着给人类顺着毛,一边扯开了他的衣服。
他一边小心翼翼的揉着人类的耳朵和尾巴,一边抚摸着人类的脊背,感受着几道已经不太显眼的伤疤从手掌底下滑过去。狼现在已经被顺毛得没了脾气,懒洋洋的伏在兽人怀里让他动手动脚。莫名其妙的酥麻感和满足感顺着兽人的手从耳朵尖传遍全身,因为战争很久没有彻底放松的身体现在根本懒得动弹。
“让你的人不要和我的牧师吵。”他威胁的说,尾巴却不经意似的的晃过来,缠上了兽人的手,“我可不认为这是种诅咒。”
加尔鲁什没理他,他的手已经扯下了瓦里安的长裤,开始熟练的爱抚人类前端已经半硬的东西。果然,瓦里安的耳朵开始以一个不一样的频率抖动起来,看上去非常兴奋。人类没有说话,他转过脸去。但兽人知道这是他爽到了之后的表现。他想了想,一只手继续保持为人类撸管的速度,另一只手开始以相似的频率揉捏起他的耳朵。果然瓦里安全身狠狠地抽搐了一下,他一把抓住兽人的肩膀,满脸潮红的希望能够阻止他的动作,但没多久就颤抖着射了出来。高潮来得前所未有的猛烈,他喘息着用手指扣住兽人的脊背,感到眼前一阵阵黑色和金色交替乱窜。

评论(1)
热度(13)
 
© 路易阿姨嘿咻嘿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