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不下去的怀孕梗

克尔苏加德走到蜘蛛区的时候突然感到了莫名的不适感,对于巫妖的身体来说这感觉太清晰了,他不由得顿了一下。一种狂躁的悸动突然钻进了头骨,在里面疯狂的搅动起来。拉苏维奥斯立刻跟了上来,他的语气里满是敬畏:“大人,怎么了?”
他的声音听起来非常遥远,就像隔着一层厚厚的毯子,巫妖被包裹在里面,有种溺水的窒息感和难以抑制的眩晕,这对死过一次的他来说可是前所未见。他试着压下这股力量,但它们越发凶猛的涌了上来。克尔苏加德发现自己开始无法控制魔力的流动,裸露在外的手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一层层肌肉和血管包裹,那股隐约的钝痛更变成了明晰的,从下腹传来的一阵尖锐的疼痛。
在他本人意识到之前,亡灵法师单薄的身体就毫无征兆的重重倒在地上。
阿尔萨斯皱着眉头把克尔苏加德放回床上,亡灵法师灰白交织的头发有些凌乱的围在脸侧,他看上去稍微年轻了一些。他确实感觉到了什么,但他不确定这种感觉是不是真实的。他再次把手掌覆在克尔苏加德的小腹上,那里的确有什么在轻轻颤抖,像是畏惧巫妖王的一个小小灵魂。阿尔萨斯又仔细想了想,最后,他抽出霜之哀伤,割开了自己的手掌。克尔苏加德的嘴唇干燥而暗淡,他扶起对方的头,让血顺着对方微张的嘴唇流进去。
他能感觉到克尔苏加德的身体变得温暖起来,这不正常,但合情合理。他托着对方后背的手能隔着长袍感觉到身体温度的变化。没错,这的确和他猜想的一样,克尔苏加德的身体颤抖起来,他的胸膛微微起伏,竟是拥有了呼吸。
巫妖王难得耐心地等了一会儿,他的手掌轻柔的反复揉搓着克尔苏加德的腹部,那里一如既往的平坦,一点多余的肉都没有,但不久之后就会慢慢的鼓起来。太阳井的魔力比他想象的要神奇的多,或者这是因为麦迪文之书的力量?阿尔萨斯从没考虑过延续后代的问题,因为亡灵天灾是永生不死的,但这一刻,他发现自己的确产生了期待。
他和克尔苏加德的孩子必定会不同寻常。
克尔苏加德感受到了光线的变化,他勉力眨开眼睑,很快适应了昏暗的光线,纳克萨玛斯的光投射出一如既往的惨绿色,巫妖王从斜上方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他对上那冰冷但并不凌厉的蓝色眼睛,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身体本能的作出了反应,他立刻翻身下床,恭敬的向陛下行礼,不过身体并没有忠实的履行主人的意识,前肯瑞托大法师还没完全站直身体,就难以控制的抖了几下,重新摔了回去,他感到不可抑制的虚弱,这让他恼怒,却也无可奈何的跌进了那双由奇异盔甲包裹着的手臂。
巫妖王的心情看上去非常好。
克尔苏加德从下方看着他的主子,他的表情是那么的愉悦以至于他完全猜测不出发生了什么。伟大的巫妖王似乎也没有开口的意思,他只是维持着自己的动作,把一只手放在克尔苏加德的小腹上,另一只手松松的揽着他的肩膀将他禁锢在怀里,这让巫妖感到非常尴尬。他只能僵硬的躺在那双可以毁灭诺森德的手臂上,直到另一阵从下腹一直涌上喉咙的不适感让他皱了皱眉。巫妖感觉纳克萨马斯的寒气包裹着全身,就像他第一次觐见巫妖王感受到的寒冷一样让他发抖,最后他终于没忍住,挣扎着挣脱那双手臂,翻滚到床的另一侧干呕起来。
这非常不科学。他虚弱的扶着床沿,感觉冷汗顺着额头流下去,那双手的力量几乎撑不住他。高等亡灵天灾不需要进食,他估算着,自己至少一年没有吃过任何东西——理所当然的胃里什么都没有。他的主子很快的绕到床的另一边扶着他,阿尔萨斯显然想要做出什么安慰的动作,但又不知所措,只得用手扶着他的肩膀,抚摸着他的背。这种温柔令克尔苏加德感到莫名的恐惧。
“陛下……"他轻声说,努力掩饰着声音中的虚弱,并恼怒的发现自己完全做不到。他全身都在颤抖,并因寒冷而不自觉的瑟缩起来。

评论
热度(39)
 
© 路易阿姨嘿咻嘿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