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瓦,依旧是h小段子,驴驴的钢铁洪流的同人……肉渣很渣肾点。

【吼瓦】鬼知道什么玩意,少量肉,并没有达到想要的效果=_=一点都不可口肾点

瓦里安.乌瑞恩从噩梦中惊醒,已经连续一个月了,他几乎每天都会梦到那个场景。纳格兰的元素王座,那片草原上,只有血吼孤零零的陪伴他的前主人。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已经死了。
当消息传来的时候联盟的国王就在纳格兰的营地。他当时在干什么?也许就在盘算着怎么除掉加尔鲁什。瓦里安跳下床,冷汗浸湿了衬衣的后背而且他已经睡意全无。已经接近午夜,他显然没睡多少个小时,并且今晚都不太可能睡得着了。即便是在梦里,他也拒绝面对那块突兀的,令人忧伤的岩石。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就在里面,但是他再也见不到了。
一个乌瑞恩是没有权利伤感的,钢铁部落的军队依然威胁着艾泽拉斯。身为联盟的国王他有更多事情需要做,他要领导他的人民,拯救...

【吼瓦】【脑洞】【生子】2014-11-6

没什么意义,似乎是那时候想吃肉,但是大腿没肉了,刮了点肉渣下来

当瓦里安发现床边的小脑袋的时候已经彻底迟了,他已经被加尔鲁什摁着趴跪在床里干了将近半个钟头,即将大脑放空准备释放的时候他陷在床单里的目光瞥到了床沿山扒着的一颗小小的头颅——这孩子怎么没去睡觉?兽人伏在他耳边的呼吸声也越来越粗,甚至来不及解释,他猛然加快了节奏。
下一秒瓦里安直接射了出来,白色的液体在黑暗中洒满了床单或前端兽人抚慰他的手。他颤抖着把脸埋进床单里,思维一片空白,全身因为高潮而止不住的颤抖。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的高潮来的格外凶猛,灼烧般的感觉从他身体里扩散开来,几乎要疯狂的烧掉他的每一个细胞。他能感觉到兽人射了出来,滚烫的东...

【吼瓦】【脑洞】【生子】2014-10-30

只是想玩弄国王的rt而已,但似乎不太可口

胸口莫名的发胀,就像里面的东西随时会溢出来却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那种令人尴尬的感觉实在令人讨厌。乳头一定肿起来了,敏感的摩擦着不算粗糙的衣料。瓦里安斜靠在床上看书——天知道他一个字都没看进去。他不能让那个兽人看出他的尴尬——尽管这家伙毫无疑问就是这件事的罪魁祸首。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的心情绝对是前所未有的好,甚至好到他已经不自觉在哼着(粗哑难听的)歌逗弄他们刚出生不久的儿子。瓦里安向着他的背影轻蔑的哼了一声,胸部实在难受,从表面看不出什么异常,但他知道自己的身体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他不是不知道最好的解决办法:告诉那个兽人把自家的儿子抱过来。事实上,没有人想...

【吼瓦】【脑洞】【国王性转】2014-10-20

群里脑洞

女人?加尔鲁什抱着手臂欣赏着眼前喝错药的人类国王……呃,现在是女王了。他特别欣赏的用目光扫过盖都盖不住的大腿线条和胸前那两团惊人的隆起——这家伙生为男人还真有点可惜。瓦里安突然比自己矮了一大截,这让他感到非常的愉快。
人类显然还在受惊后的呆滞中,这让他忍不住上前挑起人类的下巴,不算特别精致的脸,还划上了不止一道伤疤,但是出人意料的依旧透着勃勃英气。
但是力量似乎还是一样的……当他被一拳从房间这头被打到那头的时候心里这样想。
老规矩,两个战士很快又打成一团,力量有所下降,但是敏捷和反应速度都有所提升——他看着人类侧过腰躲过他的攻击心里赞赏了一下。换作以前瓦里安绝对做不出这种高难度的动作,看来柔...

【吼瓦】【脑洞】14-09-29

驴驴的罗马au背景~~~

“父亲,父亲,您醒着吗?”
罗马的皇帝从睡梦中惊醒,门外安静了片刻,随后再次传来礼貌的敲门声。他瞪着头顶的帐幔上精细的刺绣看了片刻,并生出了鲜有的手足无措的感觉。
身体还带着轻微的酸痛,后面某个难以启齿的部位更是不断传来强烈的不适感,并随着他的动作开始有东西慢慢流出来,令他他下意识的夹紧臀部。不用想他也知道那种东西是什么,床上的被褥枕头依旧一片凌乱,大床的另一半空着,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的味道还残留在上面,而蛮族却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至于他现在的状态,自然是没法见自己儿子的。从腰间一直蔓延向上,视力所及满满的都是青紫的吻痕和咬痕,胯间的东西半硬着,头发乱七八糟的垂在肩膀上...

【吼瓦】美女与野兽

在很久很久以前,艾泽拉斯东部的海岸边,暴风城未来的国王瓦里安乌瑞恩出生在这座城市最宏伟的要塞里。他是这王国的希望。

小王子瓦里安长到三岁的时候,离暴风城较为遥远的纳格兰,一个叫加尔各答的小村落,本故事的小公主……呃,大酋长?!我,我是说……男主角,出生了。

他们有着截然不同的出身,但命运却在未来的某一天交集在了一起。王子的人生并不是那么一帆风顺,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风暴要塞的门被一个又老又丑的婆婆敲开了,她想用一枝玫瑰换取在城堡过一夜的机会。

王子非常热情的接待了她,把她带到火炉边,给她准备了温热的甜酒和刚烤好的面包。老婆婆捋了捋自己灰白的头发:“小王子,你知道,看人不可以只看外表。”...

吼瓦-狼耳Play

被一个驴的段子诱发的脑洞,可能会有后续,这要看钢铁部落查水表的厉害程度【不
与其说是吼瓦肉不如说是单纯的想看狼身附身的国王和少侠的互动,并且因为懒得写没让少侠插进去我应该不会被剁成排骨咦有快递?
驴你倒是继续写啊!

-----------------------------------------

显然,在这种情况下,这个动作是非常不明智的。但加尔鲁什还是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去,揉了揉人类头顶那对灰色的,毛茸茸的耳朵。
就和自己的战狼一样,略微有些粗硬的毛发刷过手掌,被掌心压在头顶。他像安抚座狼一样,用指腹摩挲着狼耳上毛发相对稀疏的部分,并用指尖在耳朵根部轻轻的挠了挠。那个人类国王完全愣住了,他呆呆的僵了半

脑洞不下去的怀孕梗

克尔苏加德走到蜘蛛区的时候突然感到了莫名的不适感,对于巫妖的身体来说这感觉太清晰了,他不由得顿了一下。一种狂躁的悸动突然钻进了头骨,在里面疯狂的搅动起来。拉苏维奥斯立刻跟了上来,他的语气里满是敬畏:“大人,怎么了?”
他的声音听起来非常遥远,就像隔着一层厚厚的毯子,巫妖被包裹在里面,有种溺水的窒息感和难以抑制的眩晕,这对死过一次的他来说可是前所未见。他试着压下这股力量,但它们越发凶猛的涌了上来。克尔苏加德发现自己开始无法控制魔力的流动,裸露在外的手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一层层肌肉和血管包裹,那股隐约的钝痛更变成了明晰的,从下腹传来的一阵尖锐的疼痛。
在他本人意识到之前,亡灵法师单薄的身体就毫无征兆的...

 
© 路易阿姨嘿咻嘿咻 | Powered by LOFTER